close

科林助聽器大亞門市聽力師 陳柏蓉

 

 

我剛到科林沒多久,剛開始學習接觸服務客人。有一天,電話響起:「科林您好,敝姓陳,很榮幸為您服務。」電話另一頭傳來一位小姐的聲音:「您好。我想請問我要怎麼知道助聽器還能不能用? 」這通電話開啟了這則關於愛的故事。

電話交談中了解了這位小姐擁有的是一隻頗老舊的助聽器,已經有好幾年沒有使用了。我簡單地為這位小姐說明了維修服務流程後,就與這位名叫珍珍的小姐約定了前來檢修助聽器時間。

 珍珍來到大亞門市後,和我們緩緩道來有關這隻助聽器的故事。這隻助聽器的原主人是珍珍的公公。前陣子珍珍的公公過世,打理完殯葬事宜,慢慢整理遺物時,珍珍發現了這隻助聽器。雖然機器已經頗為老舊,珍珍的公公也已經好幾年沒有戴它,但由於珍珍的公公將此助聽器一直清潔保存在防潮箱裡,所以外觀看來狀況還算良好。於是在以茶水與簡單交談接待之後,我先將助聽器交由工程師檢測,以回覆珍珍的疑問:這隻助聽器還能不能用?

此時,並不明白為何珍珍想要了解這隻閒置多年的助聽器還能否使用?因為珍珍小姐本身沒有聽覺輔具的需要,家人也沒有。難道是對過往親人的思念?還是只是因為惜物,想知道它是否有保存的必要,還是已經不堪使用?心裡面即使有許多不明白,但當下只想先解決客人的疑惑,於是一邊忙著手邊的事情,一面等待著檢測結果出爐。

十幾分鐘過去,工程師拿著檢測結果出來與客人說明情況,我在一旁陪同。非常幸運地,得知這隻助聽器的運作狀況依然良好,並未受到時間摧殘。當然,在工程師圓滿達成任務離開後,我便繼續了解珍珍是否還有其他需求,希望她今天可以帶著滿意離開。

珍珍繼續說:「這隻助聽器可否贈送給其他人使用?別人能用嗎?」終於,答案揭曉!她是為了物盡其用才來的!我為她說明,這需看受贈者的聽力而定。必須先了解受贈者的聽力狀況後才能確定他是否合適這支助聽器。珍珍告訴我,她想要將助聽器贈送給一位老修女,因為她年紀大了,聽不太到,珍珍希望將公公的遺物贈送給她。

首先,我請珍珍務必要帶著修女來門市走一趟,我們可以幫忙為修女做個免費的聽力檢查以了解這個心願是否可以實現。聽到這兒,珍珍顯得有點為難,臉上露出煩惱的神情,因為她不曉得修女是否能夠外出。她遲疑了一會,決定回去跟修女討論看看,再來電告訴我們是否預約聽力檢查的時間。

隔天下午,就接到珍珍來電預約聽檢的時間,她說她也會陪同修女一起前來。見到陳修女當天,她拄著枴杖,步履蹣跚的走進店內,外表就是一位親切有氣質的長者。一開始,我簡單地自我介紹,協助她填寫基本資料,並為她說明接下來聽力檢查的步驟和方式。在和修女自然的互動過程中得知,她曾經是頗具知名度的私立女中校長,她從20出頭歲便開始從事教育工作,並將所有心力與所學奉獻給台灣早期的女子教育。因為修女無怨無悔的付出,如今這所女中孕育出無數才德兼備的女性,不論在家庭或社會各個領域,都有相當多令人稱道的貢獻。聽著她簡單地陳述,心裡深深為她無私地奉獻感動。

聽力檢查的過程對修女來說有些陌生與好奇。當需要請修女露出耳朵時,修女也很配合地將頭巾拉起,但因為這個動作,她也問我:「那以後戴助聽器耳朵是不是就必須露出來?」,站在聽力師的立場當然會建議露出來聲音的接收上會比較好,但是若視使用者的狀況,不方便的情況下也是可以嘗試包在頭巾內的。整個檢查過程都非常順利,修女是屬於一般銀髮族都會遇到的退化性感音神經性聽損,當然助聽器對她是會有一定的助益的,我也將結果解釋給修女與珍珍聽。

由於耳垢較多所以當天無法立即為陳修女取耳型做耳模,珍珍也立刻與修女約時間要帶她去看耳鼻喉科清耳垢,在這過程中,陳修女想要自己付這些往返的計程車費,以及製作耳模的費用,都被珍珍擋了下來。此外,因為修女實在不方便太常離開修道院,於是在取模的當天,就先用試聽耳塞將助聽器按照修女的聽力調整好,並與修女對談確定聲音的微調合適,便讓修女先回修道院了,而正好我星期四要參加禱告會的地點與修道院鄰近,於是就約定了下星期四約莫晚餐時間,將耳模親自送至修道院並確定合適配戴,同時教導修女助聽器的使用與清潔保養方式。

原本修女是希望不用麻煩珍珍再多走一趟了,由我直接到修道院與修女會面即可。但星期四當天晚上,我還是看到珍珍了。進入修道院的小教室裡,協助修女量好耳管長度,並為她戴上助聽器來對談看看,再教她如何配戴、如何裝電池、如何調整音量這過程中每一個細節,珍珍都參與其中,沒有一個漏掉的。雖然有時因為擔心而有些急躁,但修女面對珍珍的急性子毫不在意,仍慢條斯理地跟著我學習如何配戴。

最後,修女要確認自己是否正確配戴,於是至洗手間照鏡子,她先將頭巾放下蓋住耳朵,再試著把頭巾稍微上拉,使助聽器可以露在外面。她決定先嘗試一段時間試看看是否可以蓋住來配戴,我也叮嚀她對環境聲音的適應要慢慢來,可以從自己安靜讀書報或讀聖經時開始,時間上必須從兩個小時開始慢慢增加。

幾個禮拜後,我再度打電話到修道院關心修女的適應情況。在電話那頭,修女跟我說都戴得好,就是按照著我所說的,早上讀經或一個人安靜時都會戴著,只是在餐廳裡還是會覺得有點吵。不過能這樣順利通著電話,已足夠令她感到很高興雀躍了!的確,對一個90歲的長輩來說,真的是很不容易呢!

關愛與陪伴,是我在珍珍身上所看到的。不只是愛心捐贈助聽器,支付相關費用外,從詢問可能性開始,到聽力檢查、就醫每一個細節、過程都一路陪伴,主動積極地參與,就像是陪伴自己家人一樣令人感動。一份「愛」在珍珍與修女心裡湧流,她們也在愛裡面得以完全了。

 

 

[1]修道院裡並不吵雜,但通常空間回音情況較一般場所來的多又明顯。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助聽器 聽力
    全站熱搜

    用助聽器聽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