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在充滿希望與期待中誕生,即使在發覺她是個天生的聽障兒的時候,媽媽連一分一秒也沒有放棄過栽培她的夢想,她是鄭涵文。

差不多六個月大的時候,涵文媽媽從背後叫她並沒有得到該有的回應,細心敏感的她立即發現女兒不對勁,再拿三角鐵讓她嘗試聲音的刺激,卻彷彿又讓涵文起了反應,為了讓心底的疑慮徹底打消,媽媽委託小姑帶女兒去馬偕醫院檢查,最不想聽到的結果從小姑的電話那頭傳過來:「涵文耳朵有問題」。當時還在上班的媽媽聽到了這句話彷彿晴天霹靂,立即放下手邊的工作飛奔回家,從接到電話到進入家門,她的淚水始終沒停過。

媽媽真的希望是醫生一時疏忽判斷錯誤,依然繼續努力地跑遍台大、長庚、榮總等各大醫院,但事實就並沒有被改變,即使傷痛難當,即使承擔了一切的原罪,也必須立即堅強起來,如果全家都慌了手腳,那女兒該倚靠誰呢?涵文的媽媽決心要為女兒改變命運、創造奇蹟,毅然決然辭掉工作,用盡各種方法為女兒找老師、找資源,也讓女兒戴上了助聽器。

本來是個性內向不喜歡說話的鄭媽媽為了要讓涵文開口,在 向說話 老師學了「母親法」之後,即每天從早到晚不論是吃飯、洗澡或是帶她到市場買菜,不管走到哪裡都一直跟涵文對話,看到什麼就告訴女兒那是什麼,不管她聽不聽得到,或是有沒有回應,也不管別人異樣的眼神,媽媽還是不斷的對她說話,讓她讀唇學語,涵文幾點睡覺媽媽就說到幾點,中間沒有任何喘息的時間;每個禮拜也都還要抱著還在喝牛奶的她坐捷運到石牌去上課,來回車程就要四個多小時,當中的辛苦不足為外人道。後來竟像鐵杵磨成繡花針一般,涵文口中真的發出幾個簡單的詞句來。雖然不標準,卻也是媽媽辛苦努力的結晶。

畢竟嚴重的聽力障礙還是僵硬地限制了涵文的語言發展,較長一些的句子,盡管媽媽再說一千遍她就是無法跟隨。在媽媽的心中不是沒有想過問題的答案,就連涵 文的 老師也極力建議涵文應該要開人工電子耳,但是畢竟是自己的骨肉,論到開刀動手術把東西放在頭腦裡面確實讓媽媽擔心的不得了,而且彷彿這樣女兒的身體就會不完整了。但是看到女兒有時候為了不懂得表達意念而難過、哭鬧,甚至是發脾氣打沙發時,她心裡不免一陣酸楚。而且為了專心學說話,要硬拉著好動的涵文不能和其他小朋友玩耍,做媽媽的又何嘗不能感受到女兒的痛苦。最後終於讓鄭媽媽的態度由反對變成期待的因素就是沈佑霖。

佑霖他是一個200%成功的電子耳植入案例,醫師的技術加上沈媽媽的細心教導,讓呈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個口齒伶俐、健康活潑的孩子,這一點讓涵文媽媽的內心十分震撼,當下對未來燃起了無窮的希望。而馬偕醫院的 林鴻清 醫師不止是幫鄭媽媽做人工電子耳的詳細說明,更讓她感動的是 林 醫師非常了解做母親的心情,在那段時間醫生的鼓勵就是她最重要的精神支柱之一。涵文小小年紀無法理解開刀是怎麼一回事,開刀前媽媽告訴她要把頭髮理光光她還表現的很開心,直到開始打麻醉的時候才知道要放聲大哭,哭到睡著。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等到 林 醫師走出手術室,一句「很成功」,這才真正讓鄭媽媽一家人心中的大石重重落下。

開刀後涵文的成長進度是過去媽媽不敢奢求的快速,除了語言能力之外,涵文似乎也比一般小女生早熟和感性。剛開始時本來一點都不在意的她,還會因為大家對她的好奇動作或是問她是不是機器人而開心;國小二年級時則開始對自己頭上戴的東西產生懷疑,她懷疑自己為什麼和別的小朋友不一樣,每每在臨睡前都會不斷的問媽媽為什麼別人沒有戴而她要戴?為什麼她會聽不到?她會不會好起來?…拿掉電子耳的涵文還會為了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忍不住掉淚。此外,她對「聽障」這個字眼也會特別的敏感、在意,看到學校的發文,她會似懂非懂地問媽媽:「我是聽障小孩喔?那一般小孩是什麼?正常小孩是什麼?那身心障礙的小孩呢?」

媽媽有時也會反問她是不是在學校受了什麼委屈或是被同學欺負,但是乖巧的她向來只是報喜不報憂,她說:「我怕我講出來的時候,媽媽妳會難過,妳會傷心」,但是這樣的貼心反倒讓媽媽覺得心疼。但是換個角度想想,既然是無法避免的事實,還是得讓涵文學習接受,畢竟以後人生要走的路還很長。媽媽日復一日的鼓勵也讓涵文在最短的時間找回了童年的歡樂:「只要妳努力,什麼事情都可以做的很好,有時候甚至可以做的比其他同學還要好」。

現在的涵文已經就讀國小三年級,無論在聽說讀寫或是人際關係上都和其他同年齡的小朋友沒有兩樣,成績也保持得不錯甚至還得過縣長獎呢!她以前不會講話,現在的她超愛講話,就像以前媽媽在教他說話的時候一樣,看到什麼人都一直講個不停,有時候講到人家已經想要睡覺了她還會一直講,別人打瞌睡時她還會問對方說你怎麼睡著了?!以前是煩惱她不會講話,現在是煩惱她講太多。

長大了的涵文也更加貼心,母親節時涵文會自己在紙上寫道:「媽媽謝謝妳照顧我,那麼小的時候還要常常帶我去上課,每天還要帶我去學校,我以後長大一定會好好的孝順妳,我會愛媽媽一輩子…。」她都會寫這種讓人覺得甜到心裡的話,還會親手做康乃馨花送給媽媽,畫圖更是不用說。

除了媽媽以外,涵 文對 老師和同學的讚美也一點都不吝嗇。有一次教師節前夕她這樣寫著:「我雖然耳朵聽不到,就算我永遠都聽不到,我還是會繼續的努力,我會讓你們對我另眼相看。我要 謝謝 老師您對我的照顧,聽不到的時候,您都還會幫我的忙,告訴我,我也要謝謝同學們都幫我、照顧我,我要 謝謝 老師、謝謝同學,謝謝你們照顧我。… 謝謝 老師的指導,我會永遠永遠的記得您、感謝您一輩子、愛您一輩子的。」一篇短短地感謝函,確實讓涵 文的 老師萬分「感心」!

為了專心帶涵文鄭媽媽放棄了工作,幾乎隔絕了與外界的接觸,如今她並不後悔這些年來所做的任犧牲;雖然一路走來有無數難解的習題,辛苦也在所難免,但終究在媽媽和涵文母女連心的努力下終將一一度過,雨過天青。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用助聽器聽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